黛玉宝钗全裸出镜网友骂声一片

  近日,一个名为《充满争议的忧郁人体艺术:另类金陵十二钗》的图集出现在了千龙网上,林黛玉、薛宝钗、王熙凤等《红楼梦》中的经典人物个个除去罗裙,全裸出镜。如此出位的十二钗,在艺术界、红学界引发了一场不小的争议。

  打开千龙网文化频道,记者看到《充满争议的忧郁人体艺术:另类金陵十二钗》的图集和人体彩绘图集一起放在了首页。12位一丝不挂的裸体美眉或立或卧,为表现十二钗的身份,背景选用了亭台楼阁雕栏曲径。但12位美人神态相似,发髻、体态和眉宇之间都是一派现代人的模样,辨认到底是哪个钗颇具难度,只有与画面下附的十二钗判词对应起来,才算有点眉目———拿着花锄的裸女是“葬花”的黛玉,举着“纸扇”的裸女是“扑蝶”的宝钗,而立在裸体男孩旁边的裸女是李纨,她在“教子”。

■林妹妹(左)、薛宝钗(右)的裸体被网友骂“丑死了”

   

 

  网友:别糟蹋林妹妹   

  对于心目中的林妹妹变成了裸体,大部分网友感觉“很受伤”。在该网站的网友评论中,“丑死了”、“弱智加变态”、“沽名钓誉”、“简直是流氓”、“不要欺负林妹妹”等留言比比皆是。而在另一著名网站的新闻讨论版上,网友对此事的评论仅几天时间已达上千条,大多数认为这是“亵渎中国传统文化”,并提出质疑“难道这样才能符合现代人的审美观”?

  将这组图片登上网的千龙网编辑陈小姐告诉记者,这组作品转载自深圳新闻网。由于深圳新闻网属于正规网站,登载内容应该没有问题,所以千龙转载时并没有与作者联系。在她看来,网站转载这样的图片很正常,网友反映激烈只能代表艺术观点不同。  

  作者:我想她“有血有肉”  

  记者通过调查发现,这一组裸体十二钗最早出现在去年8月上海陈凡画廊举办的当代艺术家孟文曦的《红楼图像》展上。画廊负责人陈凡先生对这一“旧事”激起的巨大反响感到很奇怪。陈凡告诉记者,网站登载的图片是单幅裸体图,并不是孟文曦的作品全貌。陈凡介绍说,当时孟文曦是上海某大学油画专业的研究生,这些作品就是他的毕业作品。画展举行时在圈子里也引起了争议,有部分老画家觉得简直是“胡闹”,但大多数业内人士包括画廊主人陈凡都认为颇有创意。后来是有一个摄影记者拍了照片卖给了网站。

  记者将网友的评论通过电话转述给了远在上海的孟文曦,他连连表示“没有那么复杂”,自己并不想炒作。之所以这样创作,孟文曦解释说,中国人对经典的理解已经形成“概念”,似乎林妹妹只能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他想从视觉上带来冲击,要表现一种“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

  但“有血有肉”难道一定要“见血见肉”吗?孟文曦说,他学画十几年,其中有一半时间是在画人体,对裸体绘画“手到擒来”,所以在“颠覆”十二钗的时候,首先就想到画裸体。“大家对林妹妹葬花太熟悉了,如果我画个刘姥姥葬花的话,观者一定以为是林妹妹老了,而想不到是刘姥姥!现在换成裸体,就是要让大家‘激灵’一下。”

  回应网友责所画人物“太丑”,孟文曦说人物形象基本是自己按照理解想像出来的,个别地方参照了具体人体,而“当代艺术已经缺失了评判标准,我画这些不是为了审美,而是提醒观者反省自己。”   

  红学家:用裸体画表现红楼梦是胡闹!  

  此次十二钗集体全裸上网,除让众多网友心灵“很受伤”外,最“受伤”的还数红学家。著名红学家王永泉对此事态度坚决:“大多数人不能接受用裸体来表现十二钗。裸体画创作可以用在别的题材上,但不能用在表现主题严肃的《红楼梦》上,两者之间的风格相差太远了!”是否可以这样假设:把林妹妹变成裸体是现代主义,把刘姥姥扒光了可能就是后现代主义。

  记者还采访了著名红学家周汝昌先生的“南京弟子”严中先生,严先生对此事则表示“一定层次上”的理解。严先生说起这样一件事,早两年一位擅长画老虎的老画家画了十二只老虎,也题为《金陵十二钗》,也引起不小影响。严先生说,两者用的都是“移花接木”之术,只是把这个“花”移到“裸木”上,确实让一般的观者难以接受。

  央视正热播的电视剧《曹雪芹》,同样引来红学界一片骂声,认为歪曲了曹雪芹的形象。姑且猜想一下,要是曹雪芹他老先生活到现在,看见林妹妹被扒光了衣服暴露于众目睽睽之下,恐怕不仅仅要骂,而是要吐血身亡的!

红楼图像

薛宝钗

 

林黛玉

 

贾元春

 

贾探春

 

史湘云

 

妙玉

 

贾迎春

 

贾惜春

 

王熙凤

 

巧姐

 

李纨

 

秦可卿

 

 

  引导上海时尚前卫的顶层画廊,近日举行国内知名艺术家孟文曦之《<红楼>图像》展,脱却大观园内的凤冠霞帔,一副副不再是古典文学所描述的忧郁或是泼辣形象,在如此信息时代的快餐文化环境里,用独特的方式解析那些人们熟知但又有些陌生的概念人物:金陵十二钗。

孟文曦 《<红楼>图像》作品 文案:

  无意讨好时尚的前卫艺术,也不愿依循学院的传统之路。它涉及的人物是我们略有古典文学常识的人脑中的概念人物,人们与他们都是相熟的,但似乎又是陌生的,她们并不是人们所想象的那样带着必然的忧郁或是泼辣。整个画面的关系似乎是暧昧的,从人物到场景。对于经典的传统,我们用一种十分明确的的态度来表现他们似乎显得太尖锐与武断了。我们所知的《红楼》,其实跟红楼本身已不相同,《红楼》在我们眼里,在信息世代的快餐文化环境里,其存在方式似乎也只能是一个孤立的空虚概念了。在这一时代背景下,任何对经典作品所下的明确定义与判断都将是对其本身的伤害与侵犯。

 

Copyright © 2004 o83.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书画网 版权所有